欢迎光临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!
首页  媒体报道
登台前,他给刚去世老师写了一封信,这台学生专场直播为何观看量有70.4万
2020-10-28  来源:戏曲学院

登台前,他给刚去世老师写了一封信,这台学生专场直播为何观看量有70.4万

 文化观澜 2020-10-13 21:50
来源:上观新闻 作者:诸葛漪
每个好老师,都会被记得

10月11日晚,由文化和旅游部指导,国家京剧院联合全国各大京剧院团和艺术院校举办的“致祖国——京剧名家经典剧目展演”上海戏剧学院专场在城市剧院举行,包含《夜奔》《罢宴》《通天犀》《穆桂英挂帅·校场教子》和《穆桂英挂帅·释怀捧印》五出折子戏。这是抗疫以来上戏戏曲学院迎来的首场公开演出,直播观看量达到70.4万,点赞量达到30.4万。

“若您还在,该有多好”,演出成功之际,很多人不禁这样感慨。9月24日因患癌症不幸病逝的朱玉峰,是演出主教老师之一。专场演出排练从暑假启动,朱玉峰病情已日趋危重,但他仍在病床上,或是面对面,或是通过电话、视频坚持为学生说戏。他一如既往地叮嘱学生阮登越学武花脸要讲究夯实、念白吐稳、髯口不动,要勤学苦练。

出演折子戏《通天犀》的阮登越,今年刚从浙江考入上戏戏曲学院。他就读艺校期间便师从朱玉峰。演出间隙,阮登越给朱玉峰写了一封信,追忆学习点点滴滴:“我知道您虽然不在我们身边,但无时无刻不在某一处看着我们,是否在练功,是否有进步。”



信中,阮登越对朱玉峰说,“六年前我在浙江省艺术学院昆剧班,那时我年纪小,特别胖,大家都叫我小胖儿。第一次见到您,您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:这么胖,怎么学戏呢,减肥!于是,在刚认识您的第一个学期,我以减肥练功为主,学戏为辅。一年之内边练边学,我的体格也停止了横向发展的趋势,开始慢慢变瘦。

我觉得您就像钟馗,我就像鬼魂,见到您时,我恨不得四处逃窜,但又不敢动弹。后来我跟您学戏一年,您领着我参加了技能大赛。比赛前一个月,您每个星期不辞辛劳往返于上海和杭州之间,加工我的剧目和陪我练功。

您带着我成功晋级了北京的比赛,您和我说:不要有压力,什么都别想,按平时排练状态演,上了台你就是角!听了您说的话,上台前我便不再那么紧张了,一丝轻松在心头,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您慈父般的关怀。当时正在走台,我下了台,您就对我说:走,吃饭去!我在纳闷:不是有工作餐嘛?结果您领着我,打了辆车,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,后来我才明白,您这是在为我这次演出预祝,一盘水饺、一盘松花蛋、一碗牛肉、一碟四四方方黑乎乎的豆腐、一盘各式混杂的蔬菜、一瓶雪碧、一盆米饭,两人,一餐,足矣!我和您就像父子一样敞开了聊,但那餐饭您却没吃几口,就看我一人胡吃海塞,我分分钟将餐桌一扫而光。最后您说了一句:能吃能练才行。您这句话至今我一直记得。

期末汇报彩排,我彩排的是《草芦记·花荡》。结束时,老师要对学生评价指点,其他老师大多是指出毛病,再鼓励学生。到了您,您叫我下了台走到您跟前,只见您拿起脚底的鞋板子往我膀子上抽,说我没有身架,我觉得这很正常,不一会儿又抽了一下,我正准备接受我的第二个不足,不想您竟然说我唱念有进步。那时我很纳闷,为什么不好要抽,好也要抽,到后来我才知道,第二下,您是为了让我别忘了那天表演好的地方……”

上海戏剧学院在2020年教师节向全校教职工发出了向朱玉峰学习的号召。朱玉峰病重期间,仍然惦念着学校,并以一名普通教师的名义写下了自己对学校未来发展的若干建议。

如朱玉峰般的好老师,在上戏还有不少。《夜奔》主演李瞳胜师从王立军,“和老师学戏之前,我看过老师很多戏,认为老师应该是一位很严肃的艺术家。学戏接触多了之后,我发现老师平易近人,没有架子,甚至有一些可爱,特别是老师每次下课后的三连问,‘带衣服了吗?马上披上!别着凉!’”

《罢宴》主演郑晶晶跟随王梦云学习,“戏里的王先生是我崇拜的偶像,戏外的王先生也让我感佩,8月暑假期间,正值酷暑,王老师已年过八旬,每天手把手给我说戏,给我示范脚步,仔细给我抠唱念和表演,还带我去上海京剧院一遍遍地走戏。”

两位穆桂英扮演者王致贤、杨淅都师从李佩泓。王致贤说,“从起步开始,练大字、学腔、身段到排练,李老师每次一步步地为我做示范,每一处细节,都为我讲解分析。每次排练完,李老师都会给我总结一下,那也是我最紧张的时刻。她讲得很细致,当然也不会留情。前段时间老师腰伤了,医生嘱咐老师要休息静养,但老师仍然坚持来给我排练,为了让我赶上演出档期。”

杨淅说,在老师悉心教导的同时,她逐渐学会举一反三,融会贯通,“‘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’,老师的教导和我们自觉能动地回课,在学戏路上必不可少。”

栏目主编:施晨露文字编辑:施晨露
图片来源:主办方供图



2009-2010 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 版权所有  地址:上海市闵行区莲花路211号  联络邮箱:xiquxy@126.com